1. 渊博的人是多么神奇啊,他们的大脑像蜘蛛网,粘住所有知识的小昆虫。
  2. 生活对于她,光明,灿烂,好比一件量身定做的小旗袍,穿得到处服服帖帖,穿在我身上,却是要胸没胸,要屁股没屁股,真是糟蹋了好布料。
  3. 在她振奋的声音里,我又看见自己变成一只小虫子,怀着自己的那点焦虑,就像揣着万贯家产,贴着墙角,灰溜溜往自己虚构的、安全的阴影里爬去。
  4. 查尔斯却在追逐他的噩运。被梦想俘虏的人就是在追逐自己的噩运。当然这里说的梦想,是真的梦想,不是“爸爸妈妈说”、“老师说”、“电视报纸”里被说出来的那个蓝图,不是蓝领白领之上的那个金领,不是猎人给麻雀设的圈套里的那些米粒。
  5. 15年之内,这个伦敦的股票交易员风驰电掣,越过城市,越过文明,越过中产阶级,越过太平洋,越过人性,终于追上了命运这匹烈马。
  6. 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,唯有失去是通往自由之途。
  7. 他甩掉一个个身份,如同脱去一层一层衣服,最后一抬脚,赤身裸体踏进内心召唤的冰窟窿里。
  8. 别人也许会同情他的穷困潦倒,他拿起画笔时,却觉得自己是一个君王。
  9. 梦想多么妖冶,多么锋利,人们在惊慌中四处逃窜,逃向功名,或者利禄,或者求功名利禄而不得的怨恨。满地都是六便士,他却看见了月光。
  10. 不气馁,有召唤,爱自由
  11. 好吧,疯子并不是一个政治正确的词汇,政治正确的说法应该是:那些在另一个层次实现均衡的人。均衡,我喜欢这个词,它表明一切上升或者坠落或者旋转或者破碎都有一个优雅的重点。
  12. 是啊,什么样的生活“自然”呢?除了上学,考试,工作,结婚,生小孩,似乎也没有别的出路。奋不顾身地制造一点麻烦,守住这点热闹,也就是这点热闹而已。
  13. 青春的浓雾散尽以后,裸露出时间的荒原。人一辈子的奋斗,不就是为了挣脱这丧心病狂的自然。
  14. 新的夏天到了,2006年的夏天。走在灰而亮的天空下,我听见空气中到处是扇得啪啪作响的耳光,到处飘荡着鲜艳的、徒劳的红唇。